幽灵~豫

这个主人很懒,只说自己是幽灵一枚,而且是个“水手”哒
(◦˙▽˙◦)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幽灵哒!(总觉得是应该好好的做一个自我介绍)随便怎么叫我都可以啦!

本人是一个超级无比随意+怠惰的人,也是一个极端矛盾主义者(简单来说,就是会在某一段时间突然爆肝然后又突然消失)(学生狗伤不起啊!)

本人混的圈子特别特别特别杂,什么类型都看过基本
是一个奇水无比的文手(内心想当文画双修来着)
但是现在主要蹲的是:ut全部,包括au(吹爆SF,然鹅被napstablook谜之吸引);弹丸论破(钟情星斩,最爱东条麻麻);小英雄(我本命心操人使,不要拦我!)

一个乐天派(其实是悲观主义者,嘛,管他嘞,性子都被怠惰磨平平的,所以有那么一丝丝概率会丧也不要被吓到),纵观我嗑CP史那么多年,居然没有雷的CP,居然怎么吃都可以(可能是还没有遇到吧)

也是一个沙雕,不需要鉴定(只不过平时为了某形象会让你们觉得我是一个正经人,其实不是啦!)

来啊!快夸我啊!日我乐乎啊!小红心小蓝手啊!(危险发炎,但是确实会动力满满呢☜就是想骗热度,少找借口)

然后,天下脑子那么多,总会有那么几个撞梗的现象,所以如有雷同,请——温柔对我说(好的,本人超怂,不过欢迎温柔批评,最好私信)

最大的愿望,把地球炸了!!!(好吧,虽然实现不了,但依旧祈祷)成为文画双修的咸鱼!!!!(嗯,这才是个正经的愿望)

对了对了,欢迎扩列,QQ:2824225466了解一下

最后,还请多多指教*٩(๑´∀`๑)ง*

我的天哪!
萌王我心水你啊!!

脑洞来自库巴姬
大概就是萌王吃了👑后,直接获得技能,并且可以随意使用

(全都是自己瞎ooc的,不用当真啊!)

Undertale——26字母杀【Ⅳ】

Fairy Tales       童话故事

——The beginning of everything, as fascinating as a fairy tale.

1.——Secret (F)

「很久以前我就意识到,你是在车站或地铁会跑起来赶那趟车的人。
而我则永远保持同一个节奏,宁可错过眼前也不会变更自己的步伐。
但,我始终没有与你提起这一差别。
因为我发现,在即将错过你的时候,我也曾跑了起来。」

一次无心的翻阅,捕捉到了这不经意的一则说说。
“那个‘你’可真是幸福啊。”
本想在下面的评论里感慨一下
可……

——对不起,该内容已删除——

‘是哪个孩子那么的幸运,可以值得你去奔跑呢?’
将手机拍在脸上,无意义的遐想着
‘想那么多又有什么用呢?不行,有时间一定要好好讹他一顿,看看能不能套出些秘密来。’
起身推开阳台的门,气流卷着窗帘,奏唱着属于自己的歌声。
纵使夜风微凉,散乱的发丝依旧飘逸,都市也渐渐披上了灰暗,唯有莹星灯火点缀。

“明天……吗?”
无意义的感慨着,眼前却乍现一抹心蓝。

“这么晚还不睡,来杯牛奶吗?”
“你不也是吗,还好意思说我,你个懒骨头。”
接过牛奶,味道刚刚好,甜一点会腻,温一点会烫。

Sans,一个,特别特别特别“懒”的怪家伙,懒到了骨子里
我的同事,我的邻居,我的同窗,我的……最好的“哥们”(笑)
有些时候,他甚至比我自己还了解我。

“最近有些粉红啊,是不是有人了?”
沉默许久,纤细的手指不断的划过杯沿,终于还是说出口。
“嗯。”意料之外的,没有回避,直接回应。
“那就直接上啊!别怂!”我是这样鼓励着。
“呵,远在天边那!”一口闷完剩余的牛奶,面向远方。
“有多远?”
“在心的另一边吧……”

最后一滴牛奶溜进嘴里,将杯子紧紧握住。
两人只是静静的看着远方,埋葬着属于自己的心事。
“明天,加油!”
“你也是啊。”
“Frisk……”
“嗯?”
“没什么,早点睡吧。”

The secret buried in the bottom of my heart, just let it remain silently

2.——Online (F)

晚间的道路永远人满为患。
不知从何时起,不再喜欢车接车送的安逸,反而却迷恋上了,地铁处拥挤的潮流。
嘈杂的人声,吐露的浊气,推搡的陌路,低头的等待
将耳机挂于耳际,漠视着失声的滑稽人群。
此刻,世界,唯我,一人。

我不是什么怪人!
我只是,会在某一时的某一刻,突然憎恨这个世界。
而今天的一切不顺,我不知该如何说起。

将声音调到最大,单曲循环着最爱的音乐。
突然开始无聊,一条条翻阅着你由近及远的动态,当注意到的时候,那嘴角的上扬早已收不回来了。
回忆着那曾经模糊的记忆,幻想着不可能的梦……

翻阅到底,是你自拍的懒散一笑。
或许连你也不知道吧,在照片的最拐角,那个趴在桌子上的孩子居然是我吧。
‘那时候我在干什么呢?’ 我也想不起来了
犹豫的手,最终还是悄悄的将其保存下来。
没人知道,对吧!

不知是巧合还是意外,手机的提示音突然响起。
不用刻意去看都可以猜到,是谁会在这个时间点上这么无聊的找我。

「到哪了」
“十几分钟的样子吧”
「还有两三站啊」
“你今天跑哪了,咋不等我”
「今天我们部提前下班,当然要早点浪回家躺着呗」
“背叛组织,背叛党的家伙”
「welp」
“啊!今天要烦死了!现在还饿的一批”
「正在吃汉堡的我」
“胖不死你,这个胖骨头!!!”
「还给你带了一份」“像我就不会这样”
“?”
「?那我就吃了」
“放下你的嘴巴!!!”「真香」
「放下嘴巴是什么鬼」
“噗,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貌似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巧合给逗着了,疯狂的刷屏着“哈”乐此不疲。

差不多,也要下车了。
“要撤了”
「天黑小心点,我在门口等你」
“吼吼,放着你的小粉红不撩,咋偏偏宠我一人”
「谁让这个小朋友这么“动人”呢」
“动到哪了?”
「动到心了。」
“满嘴油腻的油骨头。”

关掉屏幕,走出地铁口,用帽子掩盖。
“天气凉了啊……”
对手心呼出热气,搓了搓。
“该,走了啊……”

I will always be online, the first time to reply to you send every word

3.——Myself (F)

『Dear Myself
你好,现在看着这封信的你啊。
你在什么地方,又在做什么呢?
曾经的我啊,有着无法对他人说出的烦恼,但是如写成信给未来的自己,或许就能诚实的说出吧。
现在,感觉一切都会失败,总有种马上就要哭出来的赶紧。
没有存在感的我啊,要相信谁的话去做才好呢?
只能在无数次心碎中,痛苦的继续生活——活在当下!』

夜晚永远都是这么辗转难眠,翻阅着曾经发过的说说,不知为何泪水却沾湿了心房。
“未来啊?未来啊!”
看着墙角处被迫收拾好的行李,点开那个头像。
就是简单的几个字,为什么就是不敢传达呢?

——————————————

『你好啊曾经的我,十分感谢你的信。
我有些事情要对曾经的我说啊!
「自己要走向何处?」这样的问题只要走下去就会知道答案的。
无所适从的青春就像是从海上乘风破浪,要乘着梦想之船向着明天的彼岸进发!
现在,到了要认输、哭泣、消失的时候,只要相信自己的声音一直向前就可以了!
即使是长大的我,现在也会因为心碎彻夜无眠。
苦尽甘来的活在当下,人生肯定有自己的意义的!
要小心的呵护你的梦想
Keep on believing
「感觉会失败,就要哭出来,没有存在感的我啊,要相信谁的话去做才好呢?」怎么说呢,无论到了何时,悲伤都是无法绕过的,所以,微笑吧!
面对目前的生活——活在当下!
希望看到这封信的你啊,能够得到幸福。
Yours, Myself』

终于还是耐不住自己的内心,披上了外套。
推开玻璃门,却没有以往的凉风,一切都是那么的寂。
他的房间,灯是关着的。
这是我唯一所了解。

「这么晚还不睡,明天想翘班」
铃声奇迹般的在思念之时响起。
“你怎么知道我没睡?你不是应该早就睡了吗?”
「猜的」
“这么准”

揉着惺忪的眼,你走向阳台,手中还不忘泡好的牛奶。
“有心事?”
“或许吧。”
“不妨和我这个贴心骨头聊聊。”
“嗯~时候到了或许会告诉你吧。”
“吼~好吧。”
“要好好珍惜和我在一起的时光哦。”
“那你明天早上等我一下呗。”
“干嘛啊?”
“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时光啊。”
“臭骨头!”
“晚安。臭骨头对小鬼说。”
“晚不安。小鬼对臭骨头说。”

Looking in the mirror, looking at myself. All of a sudden, there was a water slide.

4.——Especially  (S)

这是你离开城市的第几天,我已不再划着日历。回想起最后那个早晨,载着自行车上的你,或许是这辈子心最近的时刻了吧。
你和我说,你要走了,到另一个国家。
结果还念念不忘那个你所谓的“小粉红”,让我抓紧机会。
呵,你可真是给自己取了一个可爱的外号啊,小粉红。

“最近和你的小粉红咋样?”
「不咋样,太远了。」
“有多远?”
「在地球的另一边吧……」
「你呢?过得咋样。」
“还好吧。”
「说实话!」

“经常做梦,然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做了什么梦?」
“梦见我来到了一个山顶,那里有一个直至地底的洞口。”
“明明底部一片黑暗,可我却看见一个金色的花田。”
“后来,就像失去意识般,一步步的下沉。”
“我看见了,一个个模糊的身影,一掠而过。”
“每当醒来之时,我总会没来由的哭泣。”
“我不记得在坠落之后,我经历了些什么。”
“我唯一的感觉,是一种无边无尽的迷失感,总是不断的,追寻着某些事,某些人。”

「保持决心,小鬼。保持决心!」
“嗯。”

『嘿,小粉红,我想你了
尤其 当你微笑如春 足以堪比奇迹
尤其 当你闲话几句
尤其 当你感到失意 留下婆娑剪影
尤其 当你呵欠软语
尤其 当你哭泣泪流 我希望我懂它所有的含义
尤其 当你安静沉寂
尤其 当你欢笑如夏 笑声传向远方
尤其 当你悠闲漫步
当你为了更好的生活奔波
我怎能对一切视而不见
我近来如何 我一切安好
想知道为何我能辨识你的动作和语言
从很久以前 我就想知道
尤其 当你儿戏 捧腹大笑
尤其 当你嘀咕埋怨
尤其 当你看过来 我知道你已经了解一切
尤其 当你匆匆一瞥
当你为了更好的生活奔波
我怎能对一切视而不见
我近来如何 我一切安好
萤火虫和蝴蝶 那是我在你身边看到的景色
希望我也能有这些光芒和羽翼 』

我会私发给谁?
我最终一字一字删去。

Especially when you, especially when you say especially you。

5.——Need(S\ F)
“曾经的你,每日的牛奶。
没有想说的想法,言语不过是语言。
倾盆大雨,只剩我和自己在对话,此刻,我只想看着你的脸。
当我们相隔遥远,虽然想念,但我知道你从未真的离开。
当我们相隔遥远,我,如此需要,你!”

「三点一刻,我还醒着。
空虚将我淹没,亲爱的,你可知我无法入睡。
我能留给你的,是你看不见的笑容」

“我,如此需要,你!”

「当我们相隔遥远,当我们相隔遥远」

“我,如此需要,你!”

「虽然想念,但时间会治愈痛苦的心」

“我不会回去,也不能回去,你依然是我全部所需”

「我是如此希望你会回来,你却不能。」

“你知道那不是我本意!”
「我全部收回,虔诚祈祷,再给我一次机会,哪怕只有一天,只有我和你」

「当我们相隔遥远!“我,如此需要,你!”」

When you're far away,I need you,When you're far away,I miss you but I know you're here with me,When you're far away,I need you。

【日子渐渐过去,渐渐的我们都只是将彼此晾在一旁。机械的翻阅着对方的动态,机械的告诉自己还了解着对方。】

6.——Pity (S)
多么遗憾啊,在归家的路上,醉醺如此,我瘫倒在街角。
我试着卖掉最后,最后一丝我所有有的!
我能感到你的气息,开始扼住我灵魂之喉。
但我发誓这一切都很值得!
我只能把你植入内心深处是多么遗憾
我试着把文字变成你灵魂的王国
可不论我多么努力,文字终究只是文字,仅此而已
或许这一切都不值得,多么遗憾啊!
曾经
想到你也孤身一人
想起你给我的钥匙
你说过,钥匙于你有这特殊的含义
我试着把你的地方打扫一新,像是你曾经在家的样子
可不论我怎么努力,你终究不在房子里了!
现在
听说你找到了属于你的另一半
我真的不值得,我从来没有值得过,真的真的,这一切,都太不值得了!

What a pity!I'm dying!

7.——Human  (F)
有人在吗,在那里守候?
有人在乎,我的感受吗?
无力的敲打着,那个再也不会回应的大门,跪在地上无声的哭嚎着……
“我回来了,可你在哪啊!”
我想消失,这样当我尖叫时就没人能够听见。
因为有些时候,我也需要帮助,是的我有时也需要帮助!
夜晚好冷 我在想,你知不知道,我失眠了!
像幽灵一样等待,当我最需要你时,却未被察觉!
世界的重量将我拉下
(你现在在哪里,你现在在哪里)
每一口呼吸都觉得我要溺亡
(你现在在哪里,你现在在哪里)
我是唯一一个被遗留下等待的吗?

I'm just a human who waiting for you.

8.——amnesia (S/F)
“你是谁?”
“Frisk。”
“那我呢?”
“Sans。”
“那你对于我呢?”
“你会想起来的。”
“那我对于你呢?”
“我至深的所爱。”
“爱到骨子里?”
“爱到骨子里。”
“真是个小鬼啊。”
“是啊,一个小鬼。”

I just love to say I love you when you lose your memory.

9.——Love

一切都步入旧轨,我们又回到了最开始。
丢失的记忆似乎再也不会找回,那又如何?
我爱你,你爱我。
仅此而已。

“开一间茶馆吧!”
“小鬼脑子里又蹦出了些什么?”
“你看,在某一个邻水的地方,不招摇,不繁闹。
有一些古旧,有一些单薄,生意清冷,甚至被人遗忘。
但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还有那么一个客人就可以了。”
“就像在午后的慵懒阳光下。
将一盏茶,喝到无味
将一首歌,听到无韵
将一本书,读到无字
将一个人,爱到无心
这个样子。”
“油嘴滑舌的油骨头。”
“你也不赖。”

『Ich liebe dic』
『Je t'aime』
『나를 사랑 해요』
『Te quiero』
『愛しています』

love不过是一种bug,本来系统平稳地运行,获取着自己所需,并拿出一定比例来和亲友们共享,个体和个体之间维持着良好的关系。可突然有一个特殊的个体出现了,影响了系统的运行,突然间自己和亲友都不重要了,系统要么空转,要么为她全功率运行,可是,你会忘记,这是bug,而bug的宿命,就是被修复。

I love you.——By Sans& Frisk

——The end of everything, as fascinating as a fairy tale.












(先骄傲的叉会腰,咱可没有咕咕呢!)
(然后还希望你们食用愉快啊!总感觉自己写着写着就崩了!颤抖.jpg)

Undertale——26字母杀【Ⅲ】

Everglow    n.曾经的光芒
背景:一个特别特别特别虐而唯美的au
视角:Sans
你坠落于此
圣人般指引我前进的方向
直至你成为我所知道的全部
随后你消失
就如同你未曾到来一样
结果你成为我所深刻的烙印
你将我冻结遗弃于曾经的时光里
永滞于你,那曾经的光芒
你或许永远也不知道
当你在黑暗显现时
我的眼里万丈光芒
他们永远也不会理解我
明明自由,却囚禁于此
我说,这里有你
躲藏在每一片金色花瓣所未被照射的阴影里
是我疯了吗?
是我疯了吧!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一切都心知肚明
我已无法在这黑暗的世界里看到你
你也永远不会在阴暗的尘世中现身
回来吧
你会明白我的孤独
我的痛苦源之于你
回来吧
我甚至不惜看到那心魔
以你的名义折磨我
回来吧
你是我根深蒂固的瘾
早已无可救药
回来吧
我要让你明白,我对你的思念
在你离开之际
我心早已碎成万片
回来吧
求求你了
回来吧!
You were the Everglow shining on me, but now you gone.

Monster    n.怪物
背景:Undertale——屠杀线
视角:Frisk&Chara怒怼玩家
在刀刃之下,我终将向你臣服
你那伪装出的仁慈,早已舍弃
并以憎恨填满我心
是你燃起的屠杀之火
将我推入沉寂之地,与尘共舞
你以为所有人会忘却
只要随便动动手指就可以了
但,可别忘了
我是你憎恨的爱
我是你服下的毒
我是你血管里跳动的脉搏
我是你奋不顾身投入的战斗
你忏悔了吗
你转变了吗
你……改变我了吗
予我重生
而不再是你铸就的怪物
痴人做梦
这是你所选择的路线
而我的一切早已成定局
我的灵魂与决心
都只是为你所用罢了
如果我可以夺回那一瞬
我会将你扼杀于我的皮囊之下
然而我永远无力抗衡
胜利总是属于你,那披着伪善皮囊的怪物
我那腐锈的灵魂啊
我不再如常的潜匿于阴影
我试着去看清它生长的轨迹
我那腐锈的灵魂啊
谁能想到空虚竟是如此冰冷
我已不再是我
好笑的是
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I am the Monster!

Real     adj.真的
背景: Undertale——屠杀线
视角:Sans怒斥玩家
那疲惫的双眼过于沉重
被无法实现的承诺伤害致残
我一次又一次的目睹这个王国的覆灭
又能有谁能听到我绝望的呼唤
我祈求着
让我离开这个我渐渐所熟知的一切吧
身处于金色长廊里
回去吧,求你了
如果你心底还残存那一丝一毫的仁慈
请告诉我,究竟什么才是真实
我又一次迷失了自我
请告诉我,如何去感受
因为我早已对周遭无动于衷
现在,我又回到了这里
你再一次陨落
我在脚底下无尽的黑暗中搜索着
就正如在幽暗的海洋中寻找光明一样
但,即使你立足于此
真正的你又立足于何方呢?
这是战争
一场只属于你我之间的战争
尽管放马过来
我不会逃避
我不会败北
我会永远战斗下去
我早已无法回头
来吧!虚无在呼唤我的名字
那枷锁抛入熔炉
我也开始兴奋起来了
拥抱恐惧,迎接战斗
灼热的火焰将会点燃整片长廊
那肆意的火舌舔舐着你我的面庞
背水一战又如何
我会让你刻‘骨’铭心
我再一次回到这里
而这一次又会怎样
我突然开始好奇
What is Real?
一次又一次
一遍又一遍
我既不会创生,也不会毁灭
上一个我死去
下一个我复活
在这个充满矛盾的螺旋里
Am I Real?
Are you Real?
What is Real!


























(我我我,我知道我又水了!
巴特!——尔康手
别担心同志们!国庆长假期待我的爆肝!
我还没死!只要熬过一号二号我就要哈皮
预告下一个26杀,会是一个长篇系列完整,纯sf不添加的小文文哦⊙∀⊙!)

Undertale——26字母杀【Ⅱ】

Outcast    n.被驱逐的人
背景:Before the undertale
视角:私设的Chara
行走于夜的都市之间
都市的人种各式各样
光艳靓丽盛装出行的成年女性
结束应酬后醉如烂泥的上班族
手挽手并肩而行的情侣
背着包却满手购物袋的女高中生
扎在店口不断吆喝着的店员
为了展现自我并搏以生计的卖艺者
无家可归星被地席的流浪者
…………
还有一种人
他们行走在人流的反方向
他们总是会戴上耳机
他们将帽檐深深的压低
他们套上了厚重的外套
他们装饰着非主流的饰品
他们回避着别人的视线
他们不愿呼吸城市的空气
他们和自己打着哑谜
他们厌倦了一切乏味的生活
他们将自己封闭在箱庭之中
他们唯一的光是那小小的屏幕
他们是都市里被驱逐的怪物
就和我一样

我时常和我的孤独翻脸
然后又坐下来哭着和好

"誰か海を撒いてはくれないか""
【有谁愿将大海撒落】
"ぼくの頭上に""
【在我的的头上】
"沈んでゆく魚と太陽を""
【我只想和沉没的鱼儿同行】
"浴びたいのだ""
【沐浴那炽热的太阳】

耳机里所回荡的
有一种压的死死的绝望感
在黑暗中一边腐烂一边又渴望阳光的感觉
矛盾的让我无法呼吸
我的耳朵住进了一只怪物
它说
你把灵魂给我,我给你死去的勇气
可我的灵魂又在哪里?

“我不是好东西,你们也不是,没有谁他妈是干净的!”
我发着动态,怒斥着这个世界
得到的回复又有什么呢
“别难过了,没人会给你拥抱的。”
有一条是这样说的

我不停地沉溺,沉溺在这种无力的生活中
对于我这样的怪物来说
这个世界就像海洋一样
我虽是生活于此的鱼
但仍会感到溺水般的窒息……

我放声的尖叫着
我大声的哭泣着
为什么
为什么欢愉的尖叫声总是和哭声这么像

“记住我,曾经活过”
这是我在这个都市里所留下的最后一条
反正,我是被驱逐的怪物
我走到了山顶
最后看一眼我所身处过的都市
纵身跃下
没有恐惧没有哭泣
唯有的是那无限的安逸与宁静

【滴】的一声响过
“我会记住你,一直活着”
He had always been Outcast,unwanted and alone.
But I know where he is .
Never mind.
I'll be looking for you soon.


Cold    adj.寒冷的
背景:Dusttale
视角:Sans
连接起的节点,渐浮渐出
几何图案的金色花纹,覆上黑色幕布
积起的尘埃  轻扫去
为了弄清,敲响门扉
被谁催促着的结局附带的安稳
被漫无目的的溢出的毒药污染的透明度
将你推开的反作用力
滑落下来的彷徨
这具躯体简直和他人一样
毫无变化的持续着低温
好冷,好冷,好冷,我感到寒冷
与记忆一起混淆的 
溶化的粉末
再次重新选择  答案两种
这个地方已经  呼吸困难
摇摆的约定 
游走在关系的边沿
被谁催促着的结局附带的安稳
净是些无聊之事 
一半的故事
黄昏降临的雪镇
深深刺入的骨刃
你与我的边界 
难以打破的阻碍
终究我不可阻挡
你成为我强大的垫脚石
高不可探的EXP&LV
漫步在尘埃之间
突然
回想起追逐着你的背影 
和你摇摆的红色围巾
That' funny.
I fell Cold.


Time    n.时间
背景:Undertale——普通的结局
When asked
"Whar's the biggest mistake we make in life?"
The Buddha replied,
"The biggest mistake is you think you have time."
最后一个怪物捧着那即将枯萎的回音花栽在那里
这是在上古浩劫后的第二次
所有的怪物们聚集在一起
它们什么话也没说
只是静静的矗立在那里
凝视着那被花朵包围的小小土坡
倾听着回音花拼接而成的片片回忆
你说过,不要悲伤
我们不约而同的仰望着
那星辰编制的洞口
浅浅的,笑着
那是你送给我们的礼物,对吗?
时间?时间!
曾经的我们对这个名词毫无概念
我们本近乎为不死之身
处于与世隔绝的地底
白天和黑夜不过是颜色的变化
直到你的降临

Time is free but it's priceless.
You can't own it, but you can use it.
You can't keep it, but you can spend it.
And once it's lost, you can never get it back.
这个本应与怪物宿命为敌的人类之子
似乎不知何为恐惧
只是充满决心的宽恕,仁慈
那一个个阻碍你前进的所有,所有……
有你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幸福,快乐
原本死寂的世界在此被温暖包围
这个故事,你没有走向结局
你说,你没有勇气,没有勇气让我们重回地表
正好,我们也不再期待,那束来自地表的阳光
生活再次步入旧轨
只不过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朗

Life and time are the best two teacher.
Life teach us to make good use of time.
Time teach us the value of life.
是谁在Asgore的花园里捉迷藏
是谁偷吃了Toriel的派
是谁在给Napstablook的蜗牛加油
是谁翻阅了Mettaton的日记
是谁将番茄砸在了Undyne家墙上
是谁和Alphy等了四分钟的泡面
是谁在雪镇里吃着冰棒
是谁在热域里品尝热猫
是谁供Temmie上了大学
是谁让好兄弟互通了爱意
是谁给蜘蛛们的每一只脚穿上了鞋子
是谁一次性将那惊人的欠条还清
是谁教会了Papyrus如何做真正的意大利面
是谁又和Sans玩着心照不宣的冷笑话
是谁和Shyren在瀑布前共歌
是谁让狗狗们爱上了抛接游戏
是谁和小巷的姐妹们聊着汉堡裤的糗文
是谁让久久分离的怪物家人在此重逢
是谁和Monster kid追随者一人的步伐
是谁听着乌龟爷爷和船妇的故事
是谁又一人在伪造的星空下和另一个谁在聊天
是谁让爱哭鬼变得坚强
是谁使洋葱桑不再孤独
…… ……
是你,全部是你
你奔跑在Undertale的每一个边边角角
你还在这里
只是我们看不见而已,对吗?

只有在快要失去时
一切才会显得极其珍贵
不再带上那可怕的管子
你只是向着窗外凝视着
“你们会恨我吗?”
“别说疯话了,爱你还来不及呢!”

As William Shakespeare said,
" Time is very slow for those who want,
very fast for those who are scared,
very long for those who are sad,
and very short for those who celebrate.
But for those who love?
Time is eternal."

在结界之处
一个破碎的红色灵魂静静的躺在那里
光破晓而入,刺得一切生灵为此合眸

终究还是
走到了尽头

——Knock knock
——Who's there
——Time
——Time, who?
——Time is nothing but you.

太过真实了我的天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Undertale——26字母杀【Ⅰ】

*没错,是我,我还活着!(内心咆哮)
*在这里要给一些有强迫症的孩子们表示抱歉,咱没有按顺序来着
*希望看着没那么云里雾里(最近在尝试新的文风来着)而且无法避免的ooc致歉
*那么就废话不多说的开始吧!(`∇´)つ▍XS

Apple    n.苹果
背景:Unaertale——个人向
那凝结千载所汇聚而成的红色果实
终于承载不住其背负的一切
一再的
下降,坠落,崩溃,倒塌,沦陷,折翼
那殷红于太阳照射下所映衬的
是每一个怪物的面庞
或喜悦,或悲伤,或欢笑,或哭泣
孰对孰错,孰是孰非
一次又一次的往复
做尽了圣人,也当过了恶魔
可,故事终究是故事
若我试着改变这一切的话
这一切就将化为黑暗
想要行动的话,想要改变的话
一切都会毁坏,一切都会崩溃
你的一切,我的一切,所有的一切
我还完全不清楚
想张开这沉重的眼睛的话
毁灭一切的话
就让黑暗吞噬掉这一切
苹果不顾一切的陨落
在剖开之前,谁也不知道其中心为何
隐隐蓝光托起
与金色长廊照相辉映
“What do you think about this Apple?”
清脆的声音诈响,许久
“I don't know.”

Blind    adj.不可视的
背景:一个特别虐心而又唯美的au
视角:叙述者——cp向:SF
电影院内
一对情侣在看电影
男孩不停的向女孩讲着电影的剧情
女孩脸上也露出开心笑容
终于
身边的观众指责了男孩
男孩十分气愤
刚想说些什么
女孩却拉住了男孩
微笑着摇了摇头
影片在欢笑声中结束
刹那间掌声鸣动
当然也包括男孩和女孩
男孩轻轻的将女孩扶起
紧紧握住她的手
女孩拿起身旁的导盲棍
摸索着走出了电影院
Even though I'm Blind,but I have you by my side.

Silence   n.无言
背景:Heavenfell
视角:Sans——cp向:SF
你赐予我解救,使我免于内心的嘈杂与混乱
你赐予我自由,使我免于世俗的束缚与枷锁
在我心寂静之处,你向我低声呢喃
而彼处我将与你心灵相通
你也将与我一生知己
在我心寂静之处
你向我低声呢喃,温声细语
就在我心寂静之处
直至平静安宁与坚定信念降临吾身
你才点醒吾之凡俗眼界
用以崇高圣灵
直至平静安宁与坚定信念降临吾身
你向我低声呢喃,温声细语
在我心寂静之处
在我心安宁归处
在我心沉默安息之处
在我心寂静之处
在我心安宁归处
沉默,沉默如是我心
彼处我将与神灵相知
在我心寂静之处
You speak,Silence silence of my heart.

Fate    n.命运
背景:Horrortale
视角:Aliza——个人向
煤炭和火苗
温暖冰冷的手
空中混杂气氛
天花板降落
紧闭大门的遗迹
以防外物入侵
或者有人访问
渴望一个喘息的机会
让隧道封闭
让火焰熄灭
就算要划破天际
我不断的逃离
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懦弱
而现在
这些闪亮的银幕
和潦草的梦想
而现在
如此突然地
我又回到了这里
地刺,毒杀,火焰,麻绳,电击,斧击……
恐惧!恐惧!恐惧!恐惧!决心!
我败给了谁
我败给了命运
Fates latest casualties

酒后乱……ooc

*超级无敌乱ooc预警!
*特别特别特别水加沙雕的脑洞
*废话不多说的来吧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
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
沉默呵,沉默呵!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灭亡…………

“啊!Sansy~Bon 隔 jour~嘿嘿嘿”Frisk瘫倒在沙发的拐角,软趴趴的挥着手傻笑到。那红到极致的脸,很难想象昨晚发生了什么。
他艰难的蠕动着身体,够着桌子上的手机,无力的挥动着手腕结果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唔呣~”Frisk似乎发出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声音。
“现在几点了,Fri!”Chara还紧紧的抱着一个马桶塞有气无力的喊着
Frisk趴在地上,把手搭在桌子上摸索着,应该是摸到手机了吧,他脱下来,万分艰难的挤开眼睛
“啊~才凌晨26点啊~继续再睡一会~”说着将手中的东西一丢,继续又睡了过去。
【所以说为什么你看的是空调遥控器啊!还有,凌晨26点是哪个国家的计时法啊!】
“才凌晨26点,睡什么睡,起来嗨啊!”Chara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用那个马桶塞指着花盆吼道。“我跟你说,隔!我现在可精神了!只有那些,隔!傻*才会说自己不……”一个完美的平地摔,不过可惜了,那可怜的花儿“……行!”
【即使阵亡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台词,真是敬业啊!】
—咚咚—
此刻传来一阵敲门声。
“你好,请问有人在家吗?”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Sans揉了揉他的脑阔,啊~这时候还会发生什么更加震撼的事情吗?他是这样想着打开了门。
打开门,一个文质彬彬的小哥站在门口,一看就知道是Grillby家的外卖小哥!!!
“你好,请问是……”
—啪—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Sans是这样安慰自己,当他再一次打开门时……
“你好,请问你是Sans先生吗!这是你的账单!请签个字!”小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抵住了Sans再次欲关的门,用上平生最快的语速并且把账单和笔塞了进去。
Sans颤抖的手,接过那似千斤的账单(bushi)问到:“额,伙计,你喜欢小羊吗?”
“蛮,蛮喜欢的。先生你问这个干嘛?”
Sans从口袋中掏出钢笔和电话,在拨通后单单一句过来便在账单上快速签下名字。
“这是你的账单和笔。”Sans打开门微笑的看着小哥。“对了……”Sans看着满脸狐疑的Asriel,将他放在小哥手上“……把这个拿去抵押吧!”然后把门锁上了。
Asriel就这样被公主抱着和小哥对视了有八秒之久,
“发生了,什么?”他天真的问到。
小哥温柔一笑,将他放了下来,潇洒离去……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最终Sans和Asriel一同看着这无法言喻的场景,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们一起回到案发当晚……

“呐,Fri。再过两天就要上班了,是不是应该表示些什么啊!”Chara勾搭上Frisk的肩膀,不知又打着什么心思。
“那我意思意思祝你回到岗位?”Frisk淡定的耸了一下双肩,回答到。
“机会难得,我今天中了几瓶鸡尾,咱哥俩搓一顿!”
“你知道我酒量不好。”
“没事没事,鸡尾酒而已,喝着跟喝饮料一样,没啥大事的!来嘛来嘛!”Chara一直在耳边低语着,诱惑着……
“好…好吧,我就喝一瓶。”Frisk磨不过Chara最终还是答应了。
Chara殷勤的开了一瓶给Frisk灌了下去,果不其然,一瓶就倒了!
哼哼哼,隐藏在房间四处的摄影机早已准备就绪。来吧!让我好好欣赏酒后的你会变成什么样!
兴奋的托着脸,盯着那满脸通红的人儿,期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可,Frisk只是愣愣的坐在那里,神情恍惚的凝视着瓶子。“嗝!”的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Fri?Frisk?小福福?死面瘫?”Chara戳了戳倒在桌子上的人,不会是嗝屁了吧!突然冒出了这个荒谬的想法。
看着也没有什么有趣的反应,Chara无趣的起身准备离开,但是胳膊突然被抓住。回头一看,Frisk解开了上面的两个纽扣朦胧的看着他。
出乎意料之外的,被那猛然一拉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倒在了Frisk的怀里,Frisk那勾起的嘴角,几乎从不睁开的眼睛也微微的绽开,魅惑的淡紫色很容易让人想歪。淡黄的灯光,微吐的气息,这种微妙的气氛让Chara迷茫。他此刻只能看到那一点点放大的面庞,近到几乎就要亲到!张开的双唇,吐出水蜜桃的清香充斥着Chara的脸,Chara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但他全身就像施了魔法一样,无法动弹。
接着Frisk一字一句清楚的说到:“就我一个人喝酒太赖皮了!你也要喝嘛!”表情猛然一变,抓起另一瓶咬开塞到Chara的嘴里。
“唔……那瓶……不行……太多了……咕噜噜噜噜……”看着Chara喝喝吐吐的,酒沾湿了他们的衣襟。
“什么?不够多?那就再来一瓶!”
然后往返几次,Chara一把推开Frisk“你那样要喝到什么时候!快!再拿一瓶,看我是怎么吹的!”
看样子他也醉了呢!
可惜,在给Chara灌的同时,Frisk自己也喝了不少,一瓶不剩。
“要,嗝!要你何用!快吧朕的洪荒之力,嗝!拿过来!”Chara对着Frisk就是一脚,暴躁的说着。
Frisk踉跄了一下,回手就是一掌,抓住他的衣服指着脸说到“你还好意思说,嗝!要不是,要不是寡人,就凭你这个毛都不齐的小屁孩,还洪荒之力,圈圈都没有!”
“唔,你居然打我!我妈都没打过我,你居然打我!”Chara突然捂住脸哭腔的说到。
“爸爸今天就是打你咋啦!快吧寡人的洪荒之力拿过来!燃料,嗝!燃料不够火箭怎么发射!”
“首领,您点的洪荒之力到了!”
“很好!”
说着,随手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烤二逼吗?给我送点燃料过来,火箭就要发射了!”说完把手机往桌上一拍。
突然身后传来嘈杂的音乐声,Chara不知哪来的拖把深情的看着,轻抚前头的条条,带着它翩翩起舞。
“看你那样!”Frisk换了一个BGM,熟练的撩起头发,甩甩灵活的手腕,720°转体,随着旋律扭动着身体。
“你可LaDo吧你!”Chara从卫生间拖出一桶水往Frisk头上浇去,可没到一半就被Frisk夺去倒回Chara身上。

经过了水之洗礼的两人突然沉默,同时打了一个激灵似乎是醒了过来。
看着狼狈的彼此,他们沉默的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
…………
“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对吧?”
“嗯,嗯呐!”
…………
“听,听说这是Grillby调出来的一喝必倒鸡尾酒。”
“是,是吗,可厉害了呢,Grillby他。”
“就,就是啊。明天见到他可要好好夸夸他。”
“嗯,嗯。记得叫我。”
…………
“突,突然就渴了呢。”
“我,我也是呢。”
“家,家里还有水吗?”
“貌,貌似没了呢。”
…………
“门,门铃响了,我去开一下门。”
“哦,哦!”
…………
“是什么?”
“解酒饮料。”
“看上去蛮好喝的。”
“尝尝。”
“那寄过来的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耶。”
“是不是寄错了。”
“谁知道呢?”
…………
“现在是北京时间4点整。”冰冷的机器音与这喧嚣的场面显得格格不入。
炫彩的灯光,全开的音响,封闭的门窗,飞舞的文件夹。
一地的瓶罐,凌乱的衣服,毁坏的沙发,水杯里的手机。
“这实在是太疯狂了!哦吼!”Chara拿着马桶塞吼道!
“还有谁要睡觉!”Frisk站在沙发上对着一地按上‘头’的瓶子们问到。
“没有人那就继续HIGH!!!”
不需要任何人的捧场助兴,这是属于两个人的狂欢。
“Frisk我今晚和你没完!”
“Chara信不信明天我叫我兄弟过来!”
“你兄弟?我跟你讲我兄弟都在城外!”
“那有咋样!我兄弟个个豪宅美景!”
“那你不还和我一起挤这个破公寓啊!”
“咋滴!那你嘞,不也和我一样吗!”
“还不是因为离不开这里啊!我就是喜欢这里,喜欢大家怎么啊!”
“傲娇!”
“面瘫!”
“哼!”两人同时撇开视线。
房间里依旧喧闹一片。

“还是这里好啊。”
“是啊,说话不需要仔细推敲。”
“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不用猜他们的心思。”
“在这里想说什么说什么。”
“在这里有爱你的和你爱的。”
“有陪你闹陪你疯,让你撒娇的。”
“一个你想哭哭,想笑笑的。”
…………
“干嘛要离开这里呢?!”两个人一起笑着,牢骚着,撒泼着,又灌了一瓶。

之后呢?
之后又嗨去了呗!

Sans和Asriel看着Grillby发过来的剪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说,kids永远是kids。”
“还是先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

————当天晚上————
Chara:Fri,你看到我的手机了吗?
Frisk:Cha,你看到我的文件了吗?
【明天就要上班了~】恶魔在耳边低语着
今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说一个狂欢呢~
他们从Grillby那里要来了醒酒饮料(兴奋剂)
“今晚终将是个不眠之夜!”
——  THE  END















――某天Frisk和Chara去逛街。
Frisk:Chara你看!那里有拍大头贴的!所以……
Chara:所以?
Frisk:走!去拍一张!
――拍完后
Frisk:都说啦!让你好好看镜头!
Chara:好好,我的错。
Frisk:重新拍!
Chara:哦~
――后来的某天
Frisk:哦!Chara你拿着剪刀在那干嘛呢?
Chara:秘密=)
Frisk:看你一脸“微缩”的样子。拿来!
……
Frisk:噗,这张你还留着啊。
Chara:怎么,不给啊。
Frisk:好好一张大头贴给你剪这么小。
Chara:剪出来是爱你的形状呢。
Friak:收起你的土味情话,你个小~傻~瓜~
(WINK~)
――几年后
Chara:嘿,Fri,你看我从书里翻到了什么!
Frisk:啊!这张啊!好久之前的了呢!
Chara:是啊,好久之前了呢。
Frisk:可惜了,我的那张在搬家的时候不知道丢哪了~
Chara:我这张不还在吗~
――几十年后
Chara:Fri~还记得这张大头贴吗?
Chara:我记得那时候因为我没好好看镜头结果重新拍了一张呢。
Chara:之后你还说我把这好好的一张剪那么小呢。哈哈哈哈
Chara:结果你啊,居然把你那张弄丢了。
Chara:我可是有好好收着呢。
Chara:看到这张,又好像回到从前那样呢~
Chara:一直默默的注视着你……
Chara:我想你了,小~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