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先森

这个主人很懒,只说自己是幽灵一枚,而且是个“水手”哒
(◦˙▽˙◦)

我要找的人是……

*我我我,我终于写完了0。゚0( 余 ﹃ 额゚)゚。0
*这是从我做的一个梦改编的,所以剧情的线有点乱啊
*有剧透,巨ooc,慎入(つд⊂)
*最后,希望看的开心,大概吧……(〟-▽・)ン


——总会有些早晨,哭着,以泪洗面

在被微暗灯光所包围的箱庭世界里,少年面无表情,行走在人群的反方向。年少的他已经知道的太多太多,直到这个世界已然黯淡无光。

将最后一丝光线拒绝在外,少年组装着,那些被定义为“垃圾”的部件。似乎只有在这个时候,少年的瞳孔中才会出现名为“神色”的东西。

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少年看向黑暗的深处,某个确实存在的人。

似有光掠过,某人指向箱庭的一角——一把剑,很轻,朴素无比,不费什么力气就可以拔出来。一颗光球温柔的撞来,在触碰到剑刃的那一刻,那九个字母却永远的印刻在少年的脑海里——

“LINK START!”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我是茅场晶彦,你呢?”
“……”少年沉默许久,那熠熠的双眼里,似第一次在镜头下,笑着说:“桐人!”

骤然间,无数光球弥漫在这昏暗的箱庭世界里,只有那握于手中的剑刃才可将其斩断。
随着光球摇曳的轨迹,少年不断挥舞着,随着少年剑技愈加的熟练,那剑也随之不断的进化。破碎的光球呀,一点点依附在少年的身上,又一点点镶嵌于内。

少年沉溺于此,或摔倒过,或风光过,或痛嚎过,或畅笑过,过紧张过,或轻松过,或遗忘过,或永存过,或嘲讽过,或荣耀过……

在那个男人所创造出来的世界里,少年再一次感受到了,所谓“活着”的感觉。即使依旧身处于着无暗无光的世界里,但胸口处的那个地方,他感受到了,那真实的搏动。在他的身边,在他的心里,似乎多了些什么,是友情?是亲情?是爱情?亦或者?这都不重要,只要这个世界还存在,只要他还能挥动那小小的剑,就足以。

他挥舞着,盘旋着,狂奔着,放肆着,咆哮着,凌空着,微笑着——‘THE SEED’这是那个男人赠予他的奖励。凌驾于箱庭之上,世界之上,俯瞰那个男人,那个茅场晶彦的世界。身边陪伴的,是爱他和他爱的人。

“当我拔出第二把剑时,就没有人能在我面前站着!”这是少年放言的话语,也是少年对她的承诺。

可泪悄然划过面庞……左胸处那猛然的撞击,将少年眼前所见的一切都撞碎,于世界之巅的少年失去了一切的支撑,一再的,沉沉的……那附着于少年身上的光散去,少年竭力的去抓住!可,那终将是光,从身体,从心间,从掌心,从指尖,从目光刺透而去……

“好冷啊……”那滑落下来的彷徨,这具躯体简直和尸体一样,毫无变化的持续着低温,我感到寒冷,与记忆一起混淆的融化的粉末,此刻,呼吸困难。

“有人吗……”有谁呢喃着……
“救救我……”有谁颤抖着……
“哪怕是……”有谁祈求着……
“让我感受到……”有谁辗转着……
“活着……”有谁哭泣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救吧!哭泣吧!来啊!让大家看看你是多么的弱小,多么的垃圾!你不是拽吗!不是很厉害吗!封弊者!拯救了艾恩葛朗特的少年英雄桐人君!也不过如此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准逃走!”什么东西似乎破碎了,什么东西似乎又重聚了,“是那个男人的话,不管什么场面都绝不会退缩的”在他的身后,那两把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那位——茅场晶彦!”

可,记忆如退潮般无法阻挡,伴随着光的远去而消逝
——茅场晶彦……是谁……
——我……是谁……
——你……又是谁……

踏上归来之路,用着身后熟悉而生疏的双剑,再一次,再一次披荆斩棘,只是为了……为了【你】?

不再如光般温暖可及,虚无缥缈……
真实的重量,真实的触感,真实的心跳,真实的触动,真实的生命,真实的……死亡。
为了谁,封闭的箱庭,由我亲手,劈开!
为了谁,丢失的记忆,由我亲手,夺回!
为了谁,世界的穹顶,由我亲手,占据!

有谁看着远方,笑容变得稍稍深沉了一些。
「看得到呢……在黑暗中,闪着光芒……简直就像是,星星一样……在基加斯西达的,树根旁边……每晚,都会一个人,仰望的……夜空中的星星……就像……你的剑的……光辉一样……」
穿透远方的耳语慢慢低了下去,然而却如同浸染了水滴一般在“我”的灵魂内响起。
「对了……你的,黑剑……就叫“夜空之剑”……吧……怎么样……」
「嗯……真是个……好名字呢……」

不知为何,总会在某些天的某个早晨,望着惨白的天花板,一种痛彻心扉的后悔夹杂着泪水不受控制的流露出来。少年似乎做了一个梦,一个少年永远也想不起来的梦。醒来之后,却发现全身如同被禁锢般,无论如何的努力,也不能让身体挪动一下,少年企图弄明白缘由,可大脑一片空白。
——啊……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啊……那就……这样吧……

【桐人君!桐人君!桐人君!桐人……】

“现在还太早了哦,再睡一会吧。”
“嗯。”

“拜托了!”少年将剑抵于额头之上,45°仰望着,向着天边某个似乎存在的人祈求着。
剑已离鞘,少年向光出奔跑……

「一切的罪恶,终将由你背负哟!桐人君!你会走到最后吗?你一定会的吧!毕竟,你可是桐人啊!」

「桐人哥是好人喔。因为你救了我嘛。」
「结果我总是被妳安慰啊……是这样吗……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等级只不过是数字,这个世界的强大也只是单纯的幻想,我们还有比这种东西更重要的事物。所以下次在现实世界碰面吧。这么一来,我们又可以作朋友了。」
「好,一定喔——约好了喔。」(——西莉卡)

“不,不是你。我要找的不是你!”

「我也能触发『华丽的邂逅』这种事件吗?」
「……你是笨蛋吗?」
「是或不是,试了就知道……」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眺望整个城镇,才找到妳的。」
「今天开始这把剑就是我的搭档了。酬劳……就到现实世界再付吧。」
「喔!这可是你说的!会很贵喔!」(——莉兹贝特)

“啊!不对!不对!不是你!不是你!”

「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来,我们出发吧!」
「嗯。爸爸,抱抱。」
「我……没有住在这里……一直都……一个人……待在很黑的地方……」
「妈妈……我好害怕……妈妈……!」
「爸爸……妈妈……我全都想起来了……」
「这全都是假的……包括这眼泪在内……对不起……」
「结衣的愿望是什么?」
「我……我……」
「我想要永远跟你们在一起……爸爸……妈妈……!」
「昨天那个女孩……怎么样了……?」
「她——回家了……」(——结衣)

“饶了我吧,求你了,饶了我吧!你到底在哪里!”

「谢谢你的操心。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麻烦你保护我们到出口吧。」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直觉。」
「……这样啊。」
「我们一起逃走吧。从这个城镇、黑猫团的大家、怪物……从SAO逃走。」
「……妳不会死的。」
「为什么你能如此断言呢?」
「啊啊……妳不会死的,一定能活到游戏攻略完成的那一天。」
「……你……你要活下去啊……就算除了你以外的人全都死光了……你也要活到最后一刻啊……」
「那么,我要唱啰。  
有着大红色鼻子的 麋鹿先生 总是被大家 取笑着  
但是 那一年的 圣诞节 圣诞老公公 这么说了  
在幽暗的夜路上 你那闪亮的 鼻子 非常的有用
总是在哭泣的 麋鹿先生 在这一晚 露出了笑容  
……对我来说,你就像一直在黑暗道路的另一端照亮我的星星喔。再见啰。能与你相遇,待在你身边,真的是太好了。
谢谢你。 再见。」(——幸)

“呐,呐,你说,会是你吗……不是……啊。”

「我...还是又来了啊......」
「三名重战士欺负一个女孩有点不好看啊。」
「你真的...想去世界树吗?」
「啊,我想亲眼确认一下。」
「——那,你就带我一起去吧。」
「伙伴不是道具!」
「真是复杂啊,人类。」
「我没有想到在游戏里居然要记忆这些类似英语单词的东西啊....」
「我告诉你一句吧,上级向的咒文至少有二十多个单词哟。」
「呜啊...我可是纯粹的战士啊!」
「哭也没用!!赶紧重头再来一次。」
「够了!从苏伊露飞到这里这里只要几小时不是吗!被夺走的道具也可以买回来的,放弃吧...!”」
「我讨厌这样!在我活着的期间,是不会让同伴死的。只有这点我是绝对讨厌的!」
「对不起...我必须去那里,不然什么都不会结束的,什么也不会开始的。我必须去见她,再一次...」
「...是哥哥...吗....?」
「诶......?」
「...太过分啊...太残酷了吧,这也...」
「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哟。我和哥哥其实不是真正的兄妹。这些事我在两年前就知道了。」
「...抱歉... 」
「...不要管我了。」
「为什么——」
「为什么——」
「我...真正的意思就是,现在还不能从那个世界回来。还没有结束哟,没有。如果她不醒来,我的现实就无法开始...所以,现在我还不知道该如何对待直叶你......」
「我,会等你的。等到哥哥回到我们的家,到那时....所以,我会帮助你的。」
「呐——身后就拜托你了!」
「就交给我吧!!」
「好,冷....」
「啊.....下雪了。」
「诶......」
「小心一点。....替我向,她问好。」(——莉法)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但……那个人不是你 ……”

「那个,抱歉,稍微能指下路……」
「……这个游戏,你是第一次玩吗?你想去哪里? 」
「……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反射神经啊……?最后,居然躲避了眼前……大概两米处的激光……在那样的距离,弹道预测线与实弹射击之间应该近乎没有时间延迟的啊…… 」
「“因为,这个躲避子弹的游戏,不就是要预测弹道预测线的游戏吗?」
「那,那个……很抱歉!我至今都没有自我介绍……」
「桐……人。嗯,好有趣的名字啊…………嗯…………」
「Male……我说,诶……?但是,你,那个……」
「骗人…………男,人…………?这样的虚拟体…………?!」
「不过是第一战就吓成这个样子,还想打到决战?给我振作点啊……我啊,还想从你那讨回你欠我的账呢。」
「…………开什么玩笑啊!!」
「……我的目的,只是在明天的总会战出场。已经没必要再战斗了。」
「那你在比赛开始后马上用那把枪自杀不就行了!连子弹的钱都不想用?还是想给我添一个击落数,以为这样子就能让我满足吗……!?不过是VR GAME里的一场普通胜负,要这么想也是你的自由!但是别把那种价值观强加到我身上啊!!」
「…………我……我在很久以前,也被人这么说过呢…………」
「强大到这个程度的你,又是在害怕着什么呢?」
「这样的不能叫强大。只是技术而已。」
「骗人。你在骗人。只是技术的话不可能斩开Hecate的子弹。你应该知道的。怎么办才能变得像你这样强大?我……我就是为了知道这个……」
「如果那把枪的子弹,真的能杀掉现实世界的玩家……然后,如果不杀掉对方的话,自己,或者某个人的最重要的人就会被杀死。那种情况下,你还是能扣下扳机吗!?」
「……我已经做不到了。所以我必须强大起来。我…………那个时候斩杀的两个人,不,三个人,连他们的名字都不知道…………只是闭上双眼,塞起耳朵,装作已经忘记了一切…………」
「所以,不许你被我之外的家伙干掉。」
「……在与你碰面之前,我一定会生存下来的。」
「无法射击。手指无法动弹,我……已经不能战斗了。」
「不,你能射击的!!没有无法战斗的人!战斗,不去战斗,这些都只是选择。我也一起!所以,只要一次就好,让手指动起来吧!」
「一个人战斗,一个人去死……你的意思是这样吧?」
「……是的。大概,这就是我的命运吧。」
「……虽然很讨厌你……但,能稍微让我依靠一下吗?」
「我啊……杀过,人的……」
「我也是……我,也,杀过人。 」
「不管变得如何遥远,过去是不会消去的,记忆也不会消逝。既然如此……何不直接面对,接受这场不得不去承受的战斗呢。」
「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在北美服务器第一届BoB大会上,就有两人同时获胜哟。理由就是,本应获胜的人疏忽大意,被‘土特产手雷’这个很囧的手法给炸死了。」
「土特产手雷?那是什么啊?」
「就是被击倒的人,为了拉一个人一起死,而在临死之际扔下的手雷。——嗯,给你这个。」
「我说……听我说。」
「呜呜……不行了……呼吸……很痛苦……」
「我说你,听我说啊。」
「……可恶……一下子要留遗言什么的……我还想不出来啊……」
「这个,贴在你胸口的,是什么啊?」
「……诶?」
「真是的……不要吓我啊。」
「总之……你能来,我很感谢。」(——诗乃)

“你杀过人,我杀过人!同样的痛苦,同样的忍受,可你不是我要找的人!不是你!不是你!”

「话说回来,你怎么老是穿同一套衣服?」
「有、有什么关系。有钱买衣服的话,我宁愿拿去吃点好东西……」
「你穿得一身黑有什么合理的理由吗?还是只为了造型?」
「妳、妳还敢说我,妳自己还不是每次都穿一身红白造型,像在过节似的……」
「噗……」
「啊哈哈,逃得可真快!」
「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拚命逃跑了。不过桐人你逃得比我还夸张就是了!」
「…………太厉害了!无可挑剔!妳如果卖这个的话一定会赚大钱!」
「是、是吗?」
「不对,还是不要卖比较好。到时候我吃不到怎么办。」
「你很小心眼耶!等我想做的时候会再做给你吃啦。」
「……我好害怕……心里想着……要是你死掉了我该怎么办……」
「……妳还敢说,是妳先冲进去的吧。」
「我暂时不去公会了。」
「不、不去了……为什么?」
「……不是说过要暂时跟你组队……你忘了吗?」
「……那好吧。」
「我什么都愿意做。因为你可是我……」
「重要的攻略伙伴……」
「我不会死的。」
「因为,我呢……是我要守护你啊。」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让你……回到那个世界……」
「回去时要两个人一起回去。」
「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不会……我刚刚作了个怪梦。是关于原来那个世界……」
「我在梦里面想到,如果进入艾恩葛朗特和遇见你都是一场梦该怎么办,然后我就感到很害怕。幸好……不是作梦。」
「你这家伙真是奇怪。难道不想回去吗?」
「当然想啊。虽然想回去,但也不想失去在这里生活的记忆。虽然……拖得有点久才了解到……但这两年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现在更是这么认为。」
「我也会……跟你一起背负这件事。你身上的重担,我会跟你一起承担。我答应你。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定会守护你……」
「第二十二层西南区域里,在那充满森林与湖的地方……有个小村庄。那边是个没有怪物会出现的好地点。现在刚好有几栋圆木房屋在出售。我们两个人搬到那边去吧……然后……」
「然后……?」
「……我、我们结婚吧。」
「好……」
「...嗯,相信你...一直到现在,将来也是。你是我的英雄....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来帮助我的.....」
「现实世界大概已经是晚上了。但我很快就会去你的病房找你的!」
「嗯,我等你。我最想第一个见到就是你。」
「啊啊...终于,结束了啊。可以回去了...回到那个世界。」
  「是啊。...发生了许多事,还真是让我吃惊啊。」 「呵呵。还有很多要去的地方,很多要做的事哟。」 「是啊——一定会的。」
「初次见面,我是……。——我回来了,……。」
「我是……。....欢迎回来,……。」

“亚……丝……啊!对啊!……亚……!会是你吗?会是你吗!……不,不对——不对!少了谁!还少了谁!到底是谁!不是你,我要找的人不是你!不是……你……对不起呐……亚丝……真的!真的!对不起……不是……你……?”(——亚丝娜)
——我爱你……我爱你——

“我要找的……是谁?”

【游戏攻略完成——游戏攻略完成——游戏攻……】

时间顿时停止。  
夕阳,草原,微风,天气让人感到有些寒冷。
四周响起树叶摇曳的声音与倦鸟回巢时的叫声。

不知被谁推着,来到了一个村庄边
——你就是桐人吗?
——是你吗?
——你是,杀了我们的“桐人”吗?
——为什么只有你回来了?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知道吗?
——杀人犯!杀人犯!你为什么不去死?

“Stay cool……桐人!”
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是谁!
“所以啊——不要哭了啊,桐人。”
在哪,在哪,在哪,在哪,在哪,在哪!
“啊……思念,就在这里!永远,都在这里。”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快……站起来吧,桐人。我的,挚友……我的……英雄……”
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

——回来啊!记忆!回来啊!尤吉欧!——

“……所以……这次,轮到我……在你,背后,推一下了……去吧,桐人……你的话,一定能再一次,站起来。不论多少次,都能……站起来……”
“啊……会站起来的。为了你的话,就算多少次都会站起来。”

那压抑着的力量咆哮而出,【日蚀】二刀流最高奥义,共二十七连击,几乎于一瞬泵涌而出!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还没完!还没完!还可以继续!还可以继续!
“还没有结束呢!”
借助着那疯狂的,甚至超越了人类,不,是这整个世界的极限!
“克莱因!”“在呢,桐人老爷!”
“艾基尔!”“尽管吩咐吧!”
“西莉卡!”“我和毕娜都在!”
“莉兹!”“不用说我也知道!”
“莉法!”“是,哥哥!”
“诗乃!”“哦!”
“结衣!”“了解,爸爸!”
“亚丝娜!”“嗯,桐人君!”
“尤吉欧!”“桐人!”
“爱丽丝!”“是!”
啊!我全部都记起来!是泪吗?我眼角划过!是笑吗?我嘴角勾起!是爱吗?我灵魂触动!
将所有的记忆,所有的情感,所有的力量都注入到这双剑中。
——二刀流·破界奥义——【灭世】!!!!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最终的第三十七击!去吧!桐人!”

「就算要在这里分开……但是,思念会永远留下来。」
「在你的……你的心中存留下去。所以啊——」
「不要再忘了我们哟!」
「走吧!我们的英雄——桐人!」

——总会有些早晨,笑着,以泪洗面








那某个地方确实存在的人,身穿白色衬衫打着领带,披着一件白色长袍
「那么——我也该走了。」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