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先森

这个主人很懒,只说自己是幽灵一枚,而且是个“水手”哒
(◦˙▽˙◦)

那一天爆豪胜己做了一个不可言喻的梦

*纯属脑洞,还请多多指教。

*嗯,貌似写出了黑久呢

*总之,希望喜欢,求轻喷

*那么~开始吧

"胜己啊,你是和绿谷一起长大的吧?你对他好像太过分了呢。"
"切,一直像一个小孩一样做着白日梦的白痴。"
"你很碍事啊!臭久!"

"我记得爆豪君是那个看不起你的人吧?"
"他很厉害的,虽然在别人看来不太讨人喜欢。"
"不过他的目标,自信,体力,‘个性’,全部,全部都比我厉害好多倍。"
"但是呐,但是呐正是因为如此…不想再依靠他了!我也想和他一起并肩作战啊!"

"喂!臭久其实是有‘个性’的吗?竟然一直瞒着我吗?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那个样子。你小子是瞧不起我吗!就这么嫌弃我…吗!"
"不是的…因为你…"
"哈!你小子想说什么啊!你个废物臭久!"
"因为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所以才想让人更加努力去配上你!不是吗?!"
"给我放弃你那个天真的想法,小心我宰了你。"

"好想…放弃啊…"
"你要可是由我亲手碾压啊!你个废物臭久!敢放弃我宰了你啊!"

什么鬼啊?一遍又一遍的…

啧,烦死了。

挥手想把这全部的都抹去,可手突然被人抓住。

"是哪个混蛋啊!想死是不是。"再被抓住的那一刻,立马一个爆炸,在对方的手略微松开之时反手抓住对方的手腕,并且借助另一只手的汗液所带来的爆炸一个助力跳起,硬生生的将对方按到在地并骑在身上锁住对方的行动。

"小子,你有种啊!"一个坏笑,将对方的头发抓起,自己凑到对方的耳边警告道:"杀了你哦。"

"啊-不愧是你啊,小胜。"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下意识的松开了手:"啊~怎么也吓不到小胜你啊。不过你出手也太狠了,很疼的呢。小-胜。"

在不注意间,那人似蛇般逃脱了自己的束缚,挂着那浅浅的笑容向自己招了招手:"好久不见了。"

"臭…久?"下意识的拉开了距离,仔细端详着。

是他,没错,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认错,就算被炸成渣子也不会。即使,看上去高了不少;即使那眼神和语气中少了以往的坚决,取而代之的是那朦胧的怠惰之意…但,那就是臭久没错。

那懒散的样子,完全看不出他的实力如何…

啊!看到他的脸就烦。

手上的汗液在不断的爆炸的,流露出我那按耐不住的热血。

好想,干掉他。

"哈哈哈,小胜你还是那样啊!这种恶劣的性子一点也没变啊。"绿谷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若无其事的戴着莫名的微笑一点点靠近。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天真了,无论你变成什么样,都是个白痴啊。

"啊!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宰了你先说!"猛的一个弹跳,再加上早已囤积的汗液,连续的爆炸所带来的冲击不到一瞬就来到了绿谷面前:"去死吧!"

"小胜,习惯果然是习惯,改不掉了呢。"仅仅一弹,就被弹飞出去了数几十米,整个右肩已经麻痹不堪了,而且感觉他完全没有用多少力气。

在地上经过数次翻滚后,终于,停了下来。左手强撑着爬了起来,右手现在颤抖个不停,但,那又怎样呢?握紧拳头,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终于,终于有点意思了啊。

"喂!你个混账!是瞧不起我吗!啊?不痛不痒的,有胆用尽全力来啊!"大声叫嚣着,环顾着四周以防随时被偷袭。但,并没有丝毫回应。

"怎么,要当个老鼠一样躲躲藏藏的吗!好不容易好玩一点,有个人可以让我可以什么都不想,只能宰了就可以的,现在又要逃吗?还是说我不够资格啊!你个杂碎!"

"哦?是吗?"不知何时,绿谷悄悄的将声音吹进自己的耳朵里,全身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都。转身对着他的脸就是一顿连续爆炸。

烟雾弥漫,一切都被遮掩住,但我知道,刚刚的爆炸甚至连碰都没有碰到他。

"唔!艹你大爷的!你个鬼畜混蛋!我要宰了你!碎尸万段!"

"哈哈哈哈,想拍一下小胜的屁股好久了。"

那烦人的烟雾,什么都看不到了,那个混蛋到底在哪?这声音缥缈不定,完全不知道那家伙在哪啊!可恶!

"呐~我呀,最喜欢小胜你了呢!"

对着四周又是一系列的爆破…

"无论我变成什么样,我呀,都最喜欢小胜你了。"

"少恶心我了,你个鬼畜混蛋!"

撕破那烦人的雾,捕捉到了,绿谷的身影。

找到你了~可让我好找啊!我可是为你准备了一个大爆炸啊,你个鬼畜混蛋!

就在即将爆炸的那一刻,"…小胜…"那个熟悉的,甚是带着点点哭腔的,"臭久?!你…"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声音,手中的动作奇迹般的停下了。

"果然啊,原来在小胜心中还是有我的吗。"绿谷低头转着手中不知从哪拿出的手铐,喃喃的呓语,嘴角不自觉的勾起。

意识到是绿谷耍诈,"你个混蛋!"张扬着,想打爆他的头!

下蹲,横扫,转体,借力,躲闪,腾空,追击,暴击,扑倒,捕捉……

一切的一切来的太过迅速,那全覆盖的力量究竟是什么时候就触动了。每一步都精准致命,但力道却恰到好处,骨头已经脱臼了,全身的肌肉早已在崩溃的边缘。

他,绿谷出久,不,这不是现在的他!那我面对的,还是他?即使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开始怀疑这一切的发生,为什么不戳穿这一切呢?

"其实你早就发现了吧,小胜。"绿谷将我安置好,在我对面随意的坐着,就那样看着我。

"反正,这里无论发生什么都可以被允许的,我怎么处置你都可以吧。"

"不要用这张脸做出那么鬼畜的表情。很恶心知不知道。"

"哼哼,毁了你心中那完美的样子了?不是完全不在意我吗?我不过只是个白痴吗?反正在你眼里我连渣渣都不如?"

"我……"

"开什么玩笑啊!呐~你还要隐瞒多久啊?说啊!承认啊!还是说只是你那小小的虚荣?"

"你要我说什么啊!"

"说你渴望我,说你需要我,说你无时无刻想要和我在一起,说…"

"开什么玩笑啊!你个鬼畜自恋狂。你以为就你还能咋样我啊!我需要你?做你的鬼畜梦去吧!"

"哦?那你回避着什么呢?看着我的眼睛在说一遍啊?"

"我没有回避啊。"

"那你怎么不说呢?"

"没有这个必要,也不应该和你说。"

在谈话间,绿谷一点一点向我靠近,可以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淡淡香味,睫毛也更为修长了。肌肉更加结实,胳膊上曾经的伤口已经完全看不出来了。比以前更加稳重了,在他的身上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好了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能再见到你一眼我也就满足了。你的朋友们也都快回来了吧。"他解开了我身上的束缚,捧起了我的脸。

"起来吧。"

"唔!!!"

"你个!混蛋鬼畜臭久!宰了你啊!!!!!"猛的起身,朝着前面吼道。

此时刚从食堂吃完饭回来的出久一行人,原本有说有笑的走回教室。在打开门的那一刻,就看见爆豪胜己挡着嘴巴吼出这句话。

"诶!我…怎么了啊…"出久愣愣的定在那里,原本的笑容凝固在脸上,到底怎么了吗……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