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先森

这个主人很懒,只说自己是幽灵一枚,而且是个“水手”哒
(◦˙▽˙◦)

Little Star【2】

*上回说到……………
sans拉着star(也就是frisk)来到了一扇巨大的门前。

*我知道我知道,废话不多说,那就直截了当的开始吧
(。•ㅅ•。)♡

*你下意识的握紧sans的食指。
sans则反过来握住了你的手,即使骷髅的身体只有无尽的冰冷,但仍有一份暖意萦绕心间。
很快,sans轻车熟路的敲起门来。

-Knock~Knock-
"Who's there?"
"I'm……"
"I'm who?"
"I'm your bonely old friend."

*你并不明白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他们心照不宣的都大笑了起来。

"哦,sans。你还是那么的幽默。"
"那当然,我的幽默,由‘骨’而生。"
"哈哈哈,不行,抱歉请允许我再笑一会。"
"不过,不妨帮忙看看这个孩子身上的伤口,咱们再叙。"
"什么!孩子!伤口?"

门,被打开了。你躲在sans的身后,探出头。那是一个和羊很像的怪物。虽说是怪物,但你感受到,那是如母亲一般的宽恕与温柔。
"你好,这个小可爱,我的名字叫Toriel。你叫什么名字呀?"
"S…tar?"
"这个家伙叫frisk,除了star,貌似也不会说一些其他的了。"
"那么,让我来看看你的伤势吧。"
她轻轻拉住我的手,引领似的带我走进她所在的区域。不同于sans的手,Toriel的手毛茸茸的,淡淡的清香夹杂在那温暖的手心,就像母亲一样。
*你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妈妈,那一瞬的难过你隐藏的很好,谁也没有发现。
*你想起了什么,回头寻找着sans的身影,你看到他对你笑了笑跟在你们的身后。你也对他笑了笑。你忘了刚刚想到了什么。

Toriel将你带到了她的家里,在她认真的检查完一遍以后,她走向在一旁观望的sans,发出了疑惑的感慨,悄声说到,"确实,这个孩子之前受了不少伤,但是她的自我恢复能力蛮好的,不少伤口的痂已经脱落了,但我仍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的感觉。"
"或许她是人类,而我们是怪物吧。"sans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额,tori,你可不可以给她找一件衣服,不然我的外套就真的成拖把了。"sans有些无奈。
"噗,好的好的。我这里应该有适合她穿的衣服。"说着Toriel便走开了。

sans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梳子站到你身后,轻轻的理着你的头发。
"welp,老伙计终于不用‘理’我这个光头了。"
*你抬头,啪的一下拍住他的脸,坏笑的看着他。
"不要乱动。"sans将你的头推了回去,继续帮你打理着。就在刚刚你抬头的时候,sans注意到,在你的左眼眼角处,有一个小小的五芒星点缀着。但他并没有多想。

很快Toriel拿着收拾好的衣服给她打扮了起来,不得不说,真的蛮可爱的。条纹的连衣裙,考虑到雪镇的寒冷给她围了一个围巾,白色的丝袜上面有着可爱的小表情,小鞋子也换了一双,看起来更加的灵动。再加上或许是有意而为,一个星星发卡将左边的留海夹起,漏出的五芒星与其相辉映。
Sans看着你,脸颊微蓝。"这不挺可爱的嘛,little star。"忍不住揉了揉你的头,刚梳好的头发又乱了。

*你闻到了扑鼻而来的香味,你饿了。
"正好我刚做好的奶油肉桂派,一起吃吧。"Toriel笑了笑走到了厨房里。
你们在这里享用了一个美味的下午茶,天色也不早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漆黑的道路,唯有那发光的菌类还在不倦的照亮着。Sans背着你往回走着,要是平常他才懒得走,但不知为何今日居然会这么勤快。
这或许是我一周的运动量了。他这样想着。
你抬头看向那本应有的天空,但除了那深渊般的暗不断充斥着你的瞳眸。
Sans察觉到了你的想法,说到:"这里毕竟是地底,没有你们人类世界的天空。唯有Waterfall,也就是我遇见你的地方,是我们怪物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制造出来的星空……"
*你将头埋在Sans的肩上。
…………
"或许过两天我可以带你去看看,真正的星空。"许久,Sans是这样承诺到。
然而那时,你居然趴在Sans的背上睡着了。
Sans笑了笑,继续走着,只是步伐平稳了许多。

"SANS!你这个懒骨头!你……"
Sans向他比了一个小声的手势。
"sans,你今天跑哪啦。不是说要好好的在岗位上站着吗?万一有人类经过呐。"他压低了嗓音,缓缓的跺着脚。
Sans指了指他的背上。
"啊!那是……一个人类!Sans!你是怎么做到的!"他依旧压低着自己的声音,但是他现在激动坏了!甚至,甚至都想抱住Sans。
"哦,哦。bro,冷静一下。先让这个孩子好好睡一觉。看来得花一骨篓子时间来把这一切解释清楚了。"

-----To be continue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