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先森

这个主人很懒,只说自己是幽灵一枚,而且是个“水手”哒
(◦˙▽˙◦)

酒后乱……ooc

*超级无敌乱ooc预警!
*特别特别特别水加沙雕的脑洞
*废话不多说的来吧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
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
沉默呵,沉默呵!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灭亡…………

“啊!Sansy~Bon 隔 jour~嘿嘿嘿”Frisk瘫倒在沙发的拐角,软趴趴的挥着手傻笑到。那红到极致的脸,很难想象昨晚发生了什么。
他艰难的蠕动着身体,够着桌子上的手机,无力的挥动着手腕结果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唔呣~”Frisk似乎发出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声音。
“现在几点了,Fri!”Chara还紧紧的抱着一个马桶塞有气无力的喊着
Frisk趴在地上,把手搭在桌子上摸索着,应该是摸到手机了吧,他脱下来,万分艰难的挤开眼睛
“啊~才凌晨26点啊~继续再睡一会~”说着将手中的东西一丢,继续又睡了过去。
【所以说为什么你看的是空调遥控器啊!还有,凌晨26点是哪个国家的计时法啊!】
“才凌晨26点,睡什么睡,起来嗨啊!”Chara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用那个马桶塞指着花盆吼道。“我跟你说,隔!我现在可精神了!只有那些,隔!傻*才会说自己不……”一个完美的平地摔,不过可惜了,那可怜的花儿“……行!”
【即使阵亡也不会忘记自己的台词,真是敬业啊!】
—咚咚—
此刻传来一阵敲门声。
“你好,请问有人在家吗?”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Sans揉了揉他的脑阔,啊~这时候还会发生什么更加震撼的事情吗?他是这样想着打开了门。
打开门,一个文质彬彬的小哥站在门口,一看就知道是Grillby家的外卖小哥!!!
“你好,请问是……”
—啪—
一定是我开门的方式不对,Sans是这样安慰自己,当他再一次打开门时……
“你好,请问你是Sans先生吗!这是你的账单!请签个字!”小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抵住了Sans再次欲关的门,用上平生最快的语速并且把账单和笔塞了进去。
Sans颤抖的手,接过那似千斤的账单(bushi)问到:“额,伙计,你喜欢小羊吗?”
“蛮,蛮喜欢的。先生你问这个干嘛?”
Sans从口袋中掏出钢笔和电话,在拨通后单单一句过来便在账单上快速签下名字。
“这是你的账单和笔。”Sans打开门微笑的看着小哥。“对了……”Sans看着满脸狐疑的Asriel,将他放在小哥手上“……把这个拿去抵押吧!”然后把门锁上了。
Asriel就这样被公主抱着和小哥对视了有八秒之久,
“发生了,什么?”他天真的问到。
小哥温柔一笑,将他放了下来,潇洒离去……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最终Sans和Asriel一同看着这无法言喻的场景,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让我们一起回到案发当晚……

“呐,Fri。再过两天就要上班了,是不是应该表示些什么啊!”Chara勾搭上Frisk的肩膀,不知又打着什么心思。
“那我意思意思祝你回到岗位?”Frisk淡定的耸了一下双肩,回答到。
“机会难得,我今天中了几瓶鸡尾,咱哥俩搓一顿!”
“你知道我酒量不好。”
“没事没事,鸡尾酒而已,喝着跟喝饮料一样,没啥大事的!来嘛来嘛!”Chara一直在耳边低语着,诱惑着……
“好…好吧,我就喝一瓶。”Frisk磨不过Chara最终还是答应了。
Chara殷勤的开了一瓶给Frisk灌了下去,果不其然,一瓶就倒了!
哼哼哼,隐藏在房间四处的摄影机早已准备就绪。来吧!让我好好欣赏酒后的你会变成什么样!
兴奋的托着脸,盯着那满脸通红的人儿,期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可,Frisk只是愣愣的坐在那里,神情恍惚的凝视着瓶子。“嗝!”的一声趴在了桌子上。
……“Fri?Frisk?小福福?死面瘫?”Chara戳了戳倒在桌子上的人,不会是嗝屁了吧!突然冒出了这个荒谬的想法。
看着也没有什么有趣的反应,Chara无趣的起身准备离开,但是胳膊突然被抓住。回头一看,Frisk解开了上面的两个纽扣朦胧的看着他。
出乎意料之外的,被那猛然一拉以一种奇怪的姿势倒在了Frisk的怀里,Frisk那勾起的嘴角,几乎从不睁开的眼睛也微微的绽开,魅惑的淡紫色很容易让人想歪。淡黄的灯光,微吐的气息,这种微妙的气氛让Chara迷茫。他此刻只能看到那一点点放大的面庞,近到几乎就要亲到!张开的双唇,吐出水蜜桃的清香充斥着Chara的脸,Chara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表情,但他全身就像施了魔法一样,无法动弹。
接着Frisk一字一句清楚的说到:“就我一个人喝酒太赖皮了!你也要喝嘛!”表情猛然一变,抓起另一瓶咬开塞到Chara的嘴里。
“唔……那瓶……不行……太多了……咕噜噜噜噜……”看着Chara喝喝吐吐的,酒沾湿了他们的衣襟。
“什么?不够多?那就再来一瓶!”
然后往返几次,Chara一把推开Frisk“你那样要喝到什么时候!快!再拿一瓶,看我是怎么吹的!”
看样子他也醉了呢!
可惜,在给Chara灌的同时,Frisk自己也喝了不少,一瓶不剩。
“要,嗝!要你何用!快吧朕的洪荒之力,嗝!拿过来!”Chara对着Frisk就是一脚,暴躁的说着。
Frisk踉跄了一下,回手就是一掌,抓住他的衣服指着脸说到“你还好意思说,嗝!要不是,要不是寡人,就凭你这个毛都不齐的小屁孩,还洪荒之力,圈圈都没有!”
“唔,你居然打我!我妈都没打过我,你居然打我!”Chara突然捂住脸哭腔的说到。
“爸爸今天就是打你咋啦!快吧寡人的洪荒之力拿过来!燃料,嗝!燃料不够火箭怎么发射!”
“首领,您点的洪荒之力到了!”
“很好!”
说着,随手拨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烤二逼吗?给我送点燃料过来,火箭就要发射了!”说完把手机往桌上一拍。
突然身后传来嘈杂的音乐声,Chara不知哪来的拖把深情的看着,轻抚前头的条条,带着它翩翩起舞。
“看你那样!”Frisk换了一个BGM,熟练的撩起头发,甩甩灵活的手腕,720°转体,随着旋律扭动着身体。
“你可LaDo吧你!”Chara从卫生间拖出一桶水往Frisk头上浇去,可没到一半就被Frisk夺去倒回Chara身上。

经过了水之洗礼的两人突然沉默,同时打了一个激灵似乎是醒了过来。
看着狼狈的彼此,他们沉默的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
…………
“刚刚,什么都没发生对吧?”
“嗯,嗯呐!”
…………
“听,听说这是Grillby调出来的一喝必倒鸡尾酒。”
“是,是吗,可厉害了呢,Grillby他。”
“就,就是啊。明天见到他可要好好夸夸他。”
“嗯,嗯。记得叫我。”
…………
“突,突然就渴了呢。”
“我,我也是呢。”
“家,家里还有水吗?”
“貌,貌似没了呢。”
…………
“门,门铃响了,我去开一下门。”
“哦,哦!”
…………
“是什么?”
“解酒饮料。”
“看上去蛮好喝的。”
“尝尝。”
“那寄过来的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耶。”
“是不是寄错了。”
“谁知道呢?”
…………
“现在是北京时间4点整。”冰冷的机器音与这喧嚣的场面显得格格不入。
炫彩的灯光,全开的音响,封闭的门窗,飞舞的文件夹。
一地的瓶罐,凌乱的衣服,毁坏的沙发,水杯里的手机。
“这实在是太疯狂了!哦吼!”Chara拿着马桶塞吼道!
“还有谁要睡觉!”Frisk站在沙发上对着一地按上‘头’的瓶子们问到。
“没有人那就继续HIGH!!!”
不需要任何人的捧场助兴,这是属于两个人的狂欢。
“Frisk我今晚和你没完!”
“Chara信不信明天我叫我兄弟过来!”
“你兄弟?我跟你讲我兄弟都在城外!”
“那有咋样!我兄弟个个豪宅美景!”
“那你不还和我一起挤这个破公寓啊!”
“咋滴!那你嘞,不也和我一样吗!”
“还不是因为离不开这里啊!我就是喜欢这里,喜欢大家怎么啊!”
“傲娇!”
“面瘫!”
“哼!”两人同时撇开视线。
房间里依旧喧闹一片。

“还是这里好啊。”
“是啊,说话不需要仔细推敲。”
“不用看别人的脸色。”
“不用猜他们的心思。”
“在这里想说什么说什么。”
“在这里有爱你的和你爱的。”
“有陪你闹陪你疯,让你撒娇的。”
“一个你想哭哭,想笑笑的。”
…………
“干嘛要离开这里呢?!”两个人一起笑着,牢骚着,撒泼着,又灌了一瓶。

之后呢?
之后又嗨去了呗!

Sans和Asriel看着Grillby发过来的剪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只能说,kids永远是kids。”
“还是先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吧。”
“嗯。”

————当天晚上————
Chara:Fri,你看到我的手机了吗?
Frisk:Cha,你看到我的文件了吗?
【明天就要上班了~】恶魔在耳边低语着
今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说一个狂欢呢~
他们从Grillby那里要来了醒酒饮料(兴奋剂)
“今晚终将是个不眠之夜!”
——  THE  END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