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灵~先森

这个主人很懒,只说自己是幽灵一枚,而且是个“水手”哒
(◦˙▽˙◦)

除夕夜

*没错,这次是全员向的!一个日常啦~

*CP:最赤,百春,天茶,星斩,昆银,王梦转,入ki,是安。避雷注意!

*ooc注意!

*人物性格有些把握的不太好,请谅解!

*原本可以早点发的,结果断网了,到现在才好不容易连上,除夕夜都过了,悲伤。

*废话少说,开始啦!

今天,一如既往地,最原早早来到了餐厅等待着今天的晚饭。
"呢嘻嘻,最原酱。"
一推看门就看到王马同学的一脸坏笑。
凭借着我最日天对危机感的灵敏嗅觉,超强的第六感,以及脑内飙车……不用想就知道,王马同学一定要搞事情!
最原转身要跑,结果……
"啊!王马同学!你干了什么!"
"呢嘻嘻,现在最原酱享受了一番湿身福利,大家说该怎么办呀!"王马故意提高了声音。
"哎!哎哎哎哎哎哎!什么情况?"
"嗯啊……大家快来!咱用了区域性时间静止魔法,汝现在不能动。"
"梦野同学,你这是……"
"啊啊啊啊啊!你这个男死,离天下第一无比可爱的梦野同学远点!看我的新合气道!"
"不要啊!茶柱同学!"
"抓到你了!助手!"
"哎!百田同学!不要拔我的衣服啊!"
"呢嘻嘻,最原酱,你的裤子我就没收了哟。"
"王马!不!裤子!我的裤子!"
"雅蠛蝶!你们在干什么啊!"
"哎?!是东条同学吗!快来救我啊!啊,不对不对,现在不要过来!别……"
"hiahiahiahia,你的身体就由本大爷来好好感受一下……" "无聊,你给我死一边去,你个rbq女。"
"呜哇……突然……突然这么凶干嘛……本大爷……本大爷就是开个玩笑啊……"
"最原君,抱歉了。""对不起了,最原。"
"哎!赤松同学,天海同学,怎么连你们也?"
"唔哇,准备了这么多天的衣服今天终于排上用场了。呜嘿,呜嘿嘿嘿嘿~"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经过各方面的一番挣扎后,最原被迫穿上了一身红色的西装。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怎么今天大家都换上了红色的衣服?"
"kukuku,过会等大家都到齐了,我来一并为大家解释。啊!真是,斯巴拉西!"
"呢嘻嘻,所以现在只差安吉妹妹,大嫂……"
"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杀了你。"
"哎?你什么时候来的?不对,呜哇!你欺负我!哇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信不信我抽你神经!"
"啊嘞嘞?大家这是在庆祝吗?哦哦,今天可是个大日子呢,当然是卡密撒嘛告诉我的。"
"哎!汝怎么换成了红色的外套?"
"啊啦啊啦,当然是卡密撒嘛告诉我的。"
"嗯啊……汝的神不是个帅哥吗!"
"呢嘻嘻,不要管那么多了,现在就差小星星还有昆太那个笨蛋了。"
"请问,小星星是什么称呼?"
"啊!东条妈妈!我错了!"
"不要叫我妈妈!"
于是王马飞出了餐厅(物理的)。
"啊哈!我又回来了!这次一定要好好吓吓他们!"
"哎!汝是偷学了咱的魔法吗!"
"梦野妹妹,我不仅偷学了你的魔法,也偷走了你的心哟。"
"你个男死!不许给梦野同学灌输什么鬼东西!梦野同学?梦野同学!"
"咱没事啦!那个……那个汝说的……是真的吗?"
"呢嘻嘻,当然是骗你的啦。梦野妹妹真是好骗呢。" "……汝!咱就知道汝是骗人的!咱的魔法可以看透谎言!"
"但是后面半句是真话哟……"
"啊!梦野同学!你个男死!看我不收拾你,新合气道!呀~哈!"
"呢嘻嘻,打不到我,打不到我!看我的湿身攻击!" "啊!这是姐姐的新制服!我要抽了你的神经!"
"啊!这是新买的衣服!我要杀了你!"
"那个,春川同学,真宫寺同学冷静啊!放下手中的暗器和红绳!"
【瞪!】
"好吧,我还是不说话了。"
"那个,最原君,抱歉了,刚刚的事。"
"那……那个没事,赤松同学。那……那个……那个……" "嗯?怎么了最原君,是不是发烧了,脸这么红。"
"不是……那个……你……今天打扮的……真漂亮。"
"那个,你也是。"
"斯~疼疼疼!春卷,别揪我耳朵了,疼!"
"哼!"
"我到底做错什么了?"
"呢嘻嘻,你个火箭白痴。就连最闷骚都知道夸夸钢琴白痴,果然你是个笨蛋啊!"
"谁是闷骚!""谁是钢琴白痴!""信不信我杀了你!" "呀!生气了生气了!溜了溜了!"
"那个,春卷。其实你今天更漂亮了呢。"
"哼!""……你也是。"
"哇!里面好热闹的样子!昆太也要加入你们!"
门突然被推开,刚溜到门口的王马再一次飞了。
"啊!抱歉,昆太不是故意的!王马同学你没事吧!要不要昆太给你心脏复苏!啊!昆太居然伤害了同学,真是太不绅士了!"
"别,你不用过来,我很好!"
"呀!"
"白银同学你没事吧!昆太在这里,昆太接住你了!不用怕,昆太会保护你的!哎!你怎么流鼻血了!白银同学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捂鼻"昆太,你还没有换衣服呢?来,我带你去换衣服。"
"哎?昆太为什么要换衣服?"
"因为你看,大家今天都换新衣服了吗。"
"哦,那昆太去换衣服!" "不过,一向不会迟到的星君,今天怎么还没来?"
"hiahiahia,那个○○短小的家伙怕不是满足不了○○萎了吧。"
"什么吗……干嘛用这种眼生看着我……我闭嘴还不成。" 东条感觉有什么东西拽了一下她的裙子,低头一看,原来是星君,不过和以外不同的是,今天换了一 顶红色的帽子。怎么说,好可爱啊。
"噗嗤。"
"笑什么,我知道这样一定也不酷。"
"抱歉没忍住。不过只要是星君,在我心里永远是最酷的。"
"斩美,我……"
"哇!是星君!好可爱啊!"
"……唔!"
"春卷啊!觉得可爱你就去吧,不用多余克制自己。"
"……唔。"
"疼啊!"
"啊,不管了!好可爱啊!"
斩美在一旁看着星君被各种抱起揉脸,温柔的笑了。
星君拉低了帽檐,冷漠的他,脸居然红了。
"好啦好啦,都不要闹了,我去给大家准备膳食。星君,还是加糖吗?"
"当然。"
"呢嘻嘻,不愧是模范的老夫老妻模式。"说完,王马被星龙马吊了起来。
众人:不会为你默哀的,不过到时说了真话。
"咦?昆太错过了什么吗?"
众人:这是……妖精?红色的那种?
"哎!大家为什么都盯着昆太看?"
众人:"白银同学(妹妹)!请不要带坏小孩子啊!"
"昆太可不是小孩子!昆太是绅士!哎!白银同学!你没事吧!"
「白银失血过多,卒」(没有啦!)
"好啦,大家都到齐了吧!那么,请享用。"
"你们这群极差!还有我啊!信不信我到法院告你们!"
"那边那个机器,现在机器人法还没出来呢,有什么可告的。"
"唔!"
"就是,汝个机器人,也吃不了饭!"
"胡说!入间同学给我安装了机器舌头!我现在已经可以分辨出苦味了!信不信我吃给你们看。"
kibo用它(你这是极差!我的设定可是男性!)的蜜汁舌头尝起了食物。
"啊~这个舌头真是本大爷的杰作,有了它……"
"kukuku,请停止你的飙车行为,否则我就抽了你的神经。"
kibo继续"品尝"着食物。
"嗯啊……看着汝这么恶心,咱都不想吃了!"
"梦野同学,如果你吃不下请交给我来解决!"
"哎?汝什么时候开始涂指甲油了?"
"这个?那个!话说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啊哈,啊哈。"
"对呦对呦!为什么今天我们都要换上红色的衣服呢?"
"kukuku,就由我来为大家解释吧!啊!这是多么斯巴拉西。根据民俗来讲,今天是中国的除夕夜……"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卡密撒嘛和你说到一模一样呢!"
‘呼,算是转开了话题。真是的,脸红什么!啊!天海那个男死看过来干嘛!’
"呢嘻嘻,这么说就是可以放炮喽?"
众人:王马!你这是要玩火!
"在这个房间里被我藏了一个威力巨大的炸弹哟,给你们三分钟时间。如果找不到的话可就会‘bong’的一下哟。"
"什么!王马小吉!你!"
"在不快点,可就要爆炸了哟~"
……
"嗯啊……咱找到了!"
"恭喜你呀,梦野妹妹。不过,时间到了哟。"
"嗯啊!"
"梦野!"
【嘭!】
"surprise!"
"嗯啊……什么吗,就是个面具。"
"呜哇!梦野!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我差点就随你而去了。"
"所以,梦野妹妹,要不要加入我们DICE组………………………………织啊……!"
王马再一次飞了。
"菜上齐了!大家开动吧!"
"我开动了!"
"哇!这就是传说中的年夜饭吗?好丰盛啊!"
"hiahiahia,本大爷今晚还要吃粘液饭!"
"请停止你的飙车。"
"就是,你个死肥猪色情大胸RBQ只适合被○女。"
"哈啊哈啊哈啊。请,再多骂几句……"
"都-给-我-好-好-吃-饭!"
"哇!妈妈生气了!"
"来!大家拿起手中的饮料,一起干杯!"赤松幸福的说。
"干杯!"
"啊!不知不觉都这么晚了呢。"
"大家快到外面来!我们一起倒数五个数!"
"五!"
"四!"
"三!"
"二!"
"新年快乐!"
"?!"
"呢嘻嘻,怎么?不要太羡慕我第一个送出祝福哟~"
"……"
【biu~bong!】
"看!是烟花!"
"不过,是哪来的呢?"
"hiahiahia,还不跪下来谢谢本大爷,是我给那机器里面加了一个放烟花的设定。啊!那突然一下○出来的快感……"
"闭嘴!"
这一刻的烟花,无论是从正面看,还是从侧面看,都是圆的呢。
~~~~~~~~~~~可爱的分割线~~~~~~~~~~
最原:"所以说,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kibo:"都新年了还不忘机差啊!我要走法律!"
赤松:"不过我很好奇,王马同学,你居然舍得撒你的葡萄芬达。"
王马:"呢嘻嘻,我撒的可是今早东条妈妈榨的葡萄汁而已 "
王马,卒。
白银:"啊!昆太,小妖精装真可爱!"
白银,卒。
转子:"我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答应男死的话!"
天海:"要不要我帮你涂指甲油?"
转子,跑了。
星君今天的帽子换成了红色,好可爱啊!
作者,卒。

评论

热度(31)